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企业律师网 > 企业治理 > 公司章程 > > 解散公司的条件及其认定原则

解散公司的条件及其认定原则

作者:佚名      企业设立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7-08 15:31:36

【内容提要】  2005年10月27日修订后的《公司法》第181条规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一)、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二)、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解散;(三)、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四)、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183条的规定予以解散。而该法183条的规定是: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应该说《公司法》183条确立的股东请求解散公司制度为解决我国公司,尤其是具有人和属性、相对封闭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间的僵局提供了法律依据,对公司受损股东权益的保护提供了一条司法救济途径。虽然《公司法》181条规定了5种解散公司的原因,但本文所要阐述的仅仅是第五种情形即通过司法途径解散公司的条件及认定原则问题。

【关键词】  解散公司  条件 认定  原则

一、解散公司的条件

《公司法》183条在我国首次确认了出现公司僵局时股东享有解散公司的诉权,但是资本维持则是公司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为了避免股东滥诉,该条严格限定了解散公司的法律构成要件: 

(一)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了严重困难,也即通常所说的“公司僵局”。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是指公司治理出现严重困难,而不是指公司财务层面出现了严重困难。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泛指公司股东会或者董事会无法正常开会,或者虽然开始能够开会,但最后无法形成决议等多种情况。常见的情形主要有:A、股东会失灵。股东会常年无法正常召开,或者虽然能够召开,但无法作出决议。B、董事会失灵。董事会在公司经营管理活动中陷入僵局,而股东无力打破僵局,导致公司即将或者正在遭受无法恢复的损害或者公司的经营管理活动无法按照对广大股东有利的方式继续进行。如董事长拒绝、怠于履行职权,而董事会又未能将其罢免,选任新董事长。C、经营层失灵。如大股东兼董事长私自携带公章出走,隐名埋姓;股东兼财务总监席卷税务登记证和增值税发票后移居境外,公司无法将印信追回或者宣告作废。公司出现僵局的原因主要有:(1)不合理的股权结构导致公司僵局。股东在股权结构中各自持股一半,各自推选等额董事进入董事会,如果股东之间在投资理念、投资策略、治理思路或者各自利益发生冲突,而公司章程或股东协议又无预设化解僵局之策,则很容易发生公司陷入无法正常经营的困境。(2)不合理的议事方式与表决程序设计。如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决议时实行全员一致的表决规则。(3)股东或者董事失踪杳无音信。如多数股东或者董事离开公司下落不明,长期杳无音信,致使股东会或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或者作出决议,公司陷入僵局。

(二)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重大损失”是相对于一般损失和轻微损失而言的,如果股东利益遭受的损失较小,而解散公司给其他股东、公司高管、劳动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带来的损失更大,就不符合解散公司的条件。

(三)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应该说不是所有的公司僵局不能化解,解散公司只是救济小股东利益的一种手段,在选择该种途径的时候应综合平衡公司利益和股东利益,在考虑采取该种途径时应当穷尽对公司、股东和其他利益相关最为和缓的救济手段。

(四)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提出请求。对于股东持股比例的限制在于防止个别股东利用该制度滥诉,以至于影响到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进行和其他股东合法权益的实现,用以平衡各方利益。对于单个股东所持公司表决权未达到百分之十以上,而多个股东累计持股达到公司全部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这些股东可以共同提起解散公司之诉。

尽管公司法第183条规定了上述解散公司的四个条件,但是对上述几个条件的把握上还是存在不同的理解,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1)关于“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认定标准问题。

“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应是公司股东之间或股东和董事之间、股东和管理人之间人际关系恶化,发生严重利益冲突和矛盾,也即存在人合危机,彼此之间互不妥协退让,难以继续合作下去,从而导致公司运行机制完全失灵,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等公司权力机构和管理机构无法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事务作出任何决议,公司运作处于瘫痪状态,作为一个经济实体的公司,已不能开展任何经营活动,更谈不上营利。如果公司继续存续,公司财产极可能不断减损,股东非但不能通过公司经营获利而分配红利,其当时出资时投入公司的财产也面临不能取回的趋势,公司继续存续将会使其利益严重受损。对于公司本身运作正常,但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受到控制股东的严重压制,部分案件的原告之所以提起解散公司之诉,并不是因为公司的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出现巨额亏损,而是因为其作为公司中小股东,受到控制股东的严重压制,不能享有包括知情权、红利分配权在内的各项股东权利,其从公司的经营活动中得不到任何实际利益,故通过提起解散公司之诉,达到取回出资财产之目的。审理此类案件,法院如判决一个正常运作,盈利状况良好的公司解散,消灭其市场主体资格,明显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要求,因此不宜判决公司解散。但是,如果简单驳回原告诉请,其股东权益受到控制股东压制的局面仍将继续维持,其利益受损状况未得到改变。针对控制股东压制中小股东的情形,建议最高法院在司法解释中增加“公司控制股东收购中小股东股权”的规定,弥补现行公司法仅对公司收购股权作出规定的不足,由控制股东收购中小股东的股权,以“股东离散”来代替“公司解散”,公司仍然得以存续,中小股东也可以籍此收回出资,退出公司。当然,此间涉及到股权收购价格的确定,可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如协商不成,由法院委托中介机构对公司资产进行评估合理确定。审判实践中较常见到的情形有:(1)原告提供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年度财务审计报告等会计资料反映出公司经营产生亏损,不能证明“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理由是: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的“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应当理解为公司经营管理处于严重僵局状态,这种僵局状态已经导致公司治理结构发生严重问题,足以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而公司经营出现亏损的原因是多样性的,单纯的经营性亏损并不等同于经营管理发生困难,因此,亏损不能作为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直接证据。(2)公司本身运营正常,也对股东分配红利,但公司未按照章程的规定召开股东会,导致股东对公司经营管理的参与权受到侵害,也不能认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在该种情形下,股东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权利受到一定侵害,但股东仍可通过主张相关权利,启动公司股东会或临时股东会召集程序解决,股东的相关权益也未受到重大损失,故不宜认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3)公司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受到控制股东的严重压制,既无法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又无法知晓公司的经营状况,也无法获得投资回报,应当认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该种情形在审判实践中比较多见。原告诉称公司由控制股东经营管理,其对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不了解,且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发生严重困难,很大程度上属于主观认定标准的范畴,股东本身很难举证证明“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此外,我国公司法第七十五条只规定在特定情形下,股东可要求公司收购股权,对受到控制股东严重欺压的中小股东的救济权利未作明确规定,由此导致股东只能通过诉请解散公司的方式退出公司。

(2)“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条件的把握问题。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在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下,股东只有在“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才能诉请解散公司。对“其他途径”的具体含义应如何理解,实践中有分歧。有观点认为,股东提起解散公司之诉是最后的手段,之前必须用尽公司法中赋予股东的全部救济手段。因此,如果股东自身权益受到损害,其应当首先通过向公司主张权利,如因知情权、利益分配请求权受到侵害的,其可提起相关诉讼予以救济。如因股东参与公司管理权受到侵害,其可通过要求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或者请求确认股东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撤销股东会、董事会决议,或者请求公司收购股权等诉讼途径解决。只有在寻求这些途径后权利仍未得以实现的情形下,其才可提起股东请求解散公司之诉。我们认为,股东起诉即表明其已经“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只能通过司法救济途径来退出公司,取回投资,故不宜以此前是否提起过其他诉讼作为判断衡量“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唯一标准。只要构成事实上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就应认定符合公司解散的条件,否则将导致讼累。

(3)对符合公司解散条件的案件是否必须判决解散?

这涉及到对此类案件审判思路的统一把握。有观点认为,法院经过审理查明公司确实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所列情形的,就应当判决解散。我们认为,从有利于公司存续、鼓励交易、减少损失的目的出发,且考虑到公司解散的后果较为严重,故公司即使符合解散情形的,法院仍应尽可能通过调解的方式,如采用股权对外转让、或由公司股东协议收购股权的方式让股东退出公司,采用股东离散而非公司解散的方式,尽可能维持公司的存续。这也符合公司解散所要求的“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这一条件的规定。在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再判决公司解散。

(4)股东提起解散公司之前是否应设置前置程序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虽然有“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表述,但并未明确规定该些途径系指公司法赋予股东的各项救济手段,如知情权、利益分配请求权、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董事会决议无效、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董事会决议、请求公司收购股权等相关诉讼。法院不宜要求股东对这些权利全部通过诉讼途径穷尽救济后才能提起公司解散之诉,只要事实上构成“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就应当可以提起公司解散之诉。至于是否判决公司解散,应当由法院经实体审理后作出处理。

(5)原告的诉请如被法院驳回,对其再次起诉应否设置一定期限的问题。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司不具备解散的法定条件,原告的诉请不能成立,应判决驳回原告诉请。为防止原告在法院判决生效后立即再次起诉,导致公司其他股东和公司本身疲于应付诉讼,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应对原告再次起诉设置一个合理的期限,一般可为一个财务经营年度。尤其是对于那些公司本身运作正常,但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受到控制股东压制的情形,判决不予解散公司的同时,让控制股东又有一定期限对自身的行为进行整改,法院在判决中应当要求公司的控制股东充分尊重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不能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确保中小股东同样从公司的正常经营中获得相应利益。只有当公司控制股东在整改期限内仍然继续压制中小股东,剥夺其合法权益的,中小股东有权在期限届满后再次起诉请求法院解散公司。

二、解散公司的原则

我们认为法院在判决解散公司时应遵循以下几个原则:(1)其他救济途径穷尽原则。在公司自力救济、行政管理、司法调解等手段均无法解决僵局的情形下,才可考虑判决解散公司。(2)最大限度地考虑维持公司原则,由于解散公司成本较高,涉及到公司、股东、公司管理人员及职工利益及债权人利益,部分经营时间较长、规模较大的公司解散由于涉及职工人数众多且还可能牵涉社会稳定,因此判决解散公司时一定要从严把握。(3)判断股东提出解散公司的正当性,防止股东不负责任地随意要求解散公司,或通过解散公司来达到明显不当的目的。(4)应从实际出发一并处理公司解散及其善后事宜。在判决解散公司的同时,应根据实际情况,一并对公司清算等相关事宜作出裁决,以全面和彻底解决纠纷。

上一篇 企业高管谨防八大法律风险

下一篇 最后一页

关键词:法律顾问、企业律师、公司律师、破产律师、税务律师、外商投资律师、长沙律师、湖南律师事务所、湖南律师咨询、长沙律师咨询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号:湘ICP备06007433号 技术支持:君之合信息